第二书包网 | 返回本书目录 | 加入书签 | 我的书架 | 我的书签 | TXT全本下载

管理学基础1-第51部分

依旧略逊一筹。
  在确认这个房间不是他们要找的之后,耳机里适时传来了林峰和简亮的对话,于是珠子和幸富对视一眼,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地面,从彼此的目光中都确认了接下来要做的事。
  是的,随着时间过去他们也有些焦急,虽然这次的任务主旨是渗透隐蔽地营救出人质,但是如果暗地搜索无果,那么少不了要动武了。
  珠子从裤腿捆绑的套索上取出军刀,咬在嘴里,然后低头走了出去。
  而幸富,他无需动刀,他的拳头就是最大的武器,所以他给自己换了一个不那么灵便的手套,黑色的战术手套是专门定制的,手背骨节处嵌入了一块块的钢板。带上手套的幸富绝对是最可怕的人形武器,他可以轻而易举的挥出一拳后将一个人打得眼珠碎裂,脑花飞溅,彻底死亡。
  两人贴着墙根一路走出去,到了墙角,珠子探头看了一眼,然后收回,安静地等待,两分钟后,再次探头,收回,这次他对幸富点了一下头,比了个手势——两个人,你干掉前面的,我控制后面的。
  珠子将匕首捏在手里,竖起三根指头,一根根的往回收。
  幸富的目光霎时间变得淬利。
  3……
  2……
  1……
  恰恰好,最后一秒的时候,一名佣兵拐过了小路,毫无准备的被幸富捂住了嘴,然后手上一用力,“咔嚓”毛骨悚然的一声脆响,脖子应声而断,瘫倒在了地上。
  而同一时间,珠子腾跃而起,扑向了后面的外国佣兵,男人的身形甚至远比珠子高壮,可是却失了先机。
  珠子起手动作依旧是捂住嘴巴,但是他却并没有试图去控制对方的手,而是绝狠的将匕首从男人的身后插进了大腿里,务求在限制住对方行动的同时造成巨大的心里恐慌。
  然后珠子在对方的大力挣扎中狠狠一拧匕首,那一瞬间,鲜血喷涌,从指缝里溢出的痛呼声甚至让听得人都觉得疼。
  “Quiet!”珠子低吼,将人暴力地拖进了墙角阴暗处,他甚至没让身前的人看清楚幸富的身形,就把他甩在了墙上,大力地压制着,开口:“Listen!answer my question!”
  133、赌场营救行动(中)
 
  强壮的西方男人在发抖,喉咙里发出“咯咯”的声响,腿上的伤势让他无法站立,巨大的疼痛带来的是本能的颤抖,当然,更多的是惧怕,就在五秒前,他亲眼看到了同伴的死亡,所以他几乎可以预见自己接下来的命运。
  即便他曾经是一名出色的军人,但是现在他不是了,在他选择为了金钱为了自己而活的那一瞬间,死亡就成了他最为惧怕的东西。
  珠子利用他心中的胆怯,不断在这个身体上制造伤痕,当他被威胁着要割断大动脉的时候,这个西方男人顿时溃不成军。
  所以,接下来的审问顺理成章,珠子快而狠地击破了对方的心理防线,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。
  在离开那个角落的时候,珠子给那个男人留下了一条命,当然,前提是在昏迷期间不会失血过多而死。
  “疯子。”吉珠嘎玛让幸富警戒,他叩响了耳机,开口:“我查到地点了,在B6地下室。”
  沉默,相当长一段时间的沉默,耳机里才再次响起了声音:“知道了,我们马上过去。”
  说完话,林峰看向了罗绍,幽暗的灯光下,那双狭长的眼底还闪烁着嗜血的光芒,以及丝丝懊恼。
  刚刚他被骗了,被他们擒获的两个家伙显然还存在一丝侥幸的心理,给了他们假情报。
  当然,林峰不会轻易地相信敌人嘴里吐出的东西,可是无法否认这些前特种兵很有一套反审讯能力,话里半真半假,几乎让他觉得不用再去找另外一队人核实。
  所以,直到珠子传来消息,林峰才警醒了起来,提醒自己,这些人原先和自己一样,受过专业的训练,上过无数次战场,说不定对敌的经验比自己更加丰富。
  小心谨慎,再小心谨慎。
  林峰没有选择留下活口,这是他们必须具备的一份残忍,为了自己,为了兄弟,为了他们身后那些东西,他们务必要扫掉所有曾经到过这里的痕迹。
  所以,这也是他们与生俱来的仁慈,保护自己所能够保护的人和事。
  离开审讯的角落,林峰和罗绍快速向B6方向走过去,同时,简亮和陆畅少也开始转移狙击位,果果也绕到了赌场的后方。
  一旦确定目标,游隼的小队就像是咬合精密的齿轮,全方位的转动,无论何时都要让自己处于有利的位置,层次分明的将目标团团包围。
  林峰到达那里的时候珠子他们已经等了些时间,双方甚至没有碰头,珠子和幸富就当着林峰的面钳制住了门口守卫的一名佣兵,下手依旧是那么爽快,没有留下任何的尾巴。
  当珠子他们进入这个看起来就是普通居室的房间后,林峰和罗绍适时跟上,将那名瘫软在地上的尸体拖到了隐蔽的位置隐藏好,然后隐蔽在一个合理的位置负责观察和接应。
  屋里很安静,但是林峰知道屋里还有两名佣兵在负责看守,但是这些人在珠子和幸富的手中都讨不了好,毕竟他们是更为精锐的特种兵,而且是现役的。
  每天高强度的训练,系统的学习,任务前的周密部署,这些是佣兵们无法比拟的优势。更重要的是他们是游隼,与这些普通特种部队出来的佣兵不同,游隼们全部都是选了又选的金子。
  所以,珠子他们进入的很顺利,屋里的两个人虽然在门被推开那一瞬间从沙发上坐起身,可是下一秒就躺回到了沙发上,再也睁不开眼。
  关押人质的地下室并不像想象中的那么幽暗,人质也没有受到过多的虐待,当珠子他们下去的时候,这名彭姓官员还在呼呼大睡。
  珠子走上去不客气的将人推醒,用鼻孔看人。他不待见这种贪官,尤其是欠下赌债为了活命还卖友求荣的贪官,要不是队里安排下来的行动,让他自己选,一定先在这家伙脑门嘣上一枪。
  “我们是来救你的。”幸富率先开口表明身份,然后抓着人就往外走。
  “衣服,衣服!”傻乎乎的彭姓高官显然有些云里雾里却又欣喜非常,被抓着走出去两步后才反应过来,转身抓住了衣服,对着幸富笑了笑,却没敢看珠子。
  珠子一直冷冰冰地看着他,周身清晰散发出不悦的气息,再加上那张脸上狰狞的油彩,他当官那么久,这点眼色还有。
  趋吉避凶,人之常情。
  这名官员叫彭大鹏,很帅气的名字,人长得也不错,端端正正一副老实人的模样,珠子在行动前看过这个人的简单资料,说是Z省公安厅的副厅长,绝对的实权人物,但是却没有什么门路,五年前政府抓捕一名贪官后顺藤摸瓜查到了他,结果人却已经提前跑了,这些年一直躲藏在一些小国家。
  不过很显然,他带了不少的钱,至少还能够在这个销金窟里豪赌一把,当然,又或许是钱财散尽后地垂死挣扎罢了。
  所以说,人到了绝境总是很“光棍”,当初的硬气和庆幸被消磨殆尽后,终于开始妥协于现实,妄图出卖原先共富贵的“兄弟”,获得苟延残喘的机会。
  “还有一个呢?”珠子环顾四周,问了一句。
  “啊?”彭大鹏爬上楼梯的动作一顿,先是低头看了眼身后的珠子,然后又头抬头看向幸富,“什么?”
  “派来谈判的,知道他的位置吗?”
  “呃,不,不知道。”彭大鹏摇头,有些害怕地看向幸富身后,“我们先离开这里好吧?离开这里。”
  珠子不再说话,只是对幸富递了个眼色,让他先把人带出去,然后环顾了一圈狭窄的地下室按住了耳机:“营救完毕,只有一人。”
  林峰听得眉心一蹙,来回看了一眼,视线停在了隔壁的小楼里,对罗绍说道:“等人出来了,我们去那边摸。”
  “是!”罗绍点头,眼中一亮,反倒是衬得那张涂抹了迷彩涂料的脸狰狞了几分。
  等到人被救出来,林峰从阴影里现身,对珠子他们比了个手势,示意自己要到那边去看看,人就快速离开了。
  珠子点头,带着人藏到了之前林峰躲藏的地方,盘膝坐下,安静地等待。
  随着时间的流逝,彭大鹏开始发抖,他想起了这些天受到的折磨,想起了房间里的两具尸体,尤其是此刻,就在他脚边不远处还躺着一具明显脖子折断的佣兵尸体。
  他开始紧张,开始焦虑,开始害怕,于是,他忍不住对幸富说道:“你们可以先送我出去,这样很不安全,真的,很不安全。”
  幸富没有说话,珠子也不过淡漠地扫了他一眼。
  彭大鹏来回看了一眼,指着自己的鼻子说:“你们不相信我?我原先也是军队出来的,我在公安系统干了10年,我有丰富的经验,你们这样等着是非常危险的决定,这里随时会有人来,随时。”
  “……”两个人都没有说话。
  “你们进入这一路上有没有惊动任何人啊?你们万一把人杀,他们交班的时候看不到人,一定会第一时间找到这里。”
  “……”
  彭大鹏彻底急了:“诶,我说,你们到底是哪个部队的啊?你们的长官是谁?你们会不会出任务?你们的任务是营救我,对不对?既然找到我了就该马上送我离开这里!”
  珠子撩起眼皮,从腿上拔出了手枪,威胁道:“闭嘴。”
  “你!?”彭大鹏的眼睛一瞪,下意识地摆出了几分官威,“你这是威胁我?威胁你们的任务目标!我完全可以……唔……”
  珠子抬手就将枪口抵到了那张喋喋不休的臭嘴上,然后一手扣住他的后脑勺,手上用力地有推进去了几分,眸光里透出几分暴戾,再次重复:“闭嘴!”
  “……”彭大鹏气势一软,乖乖点头。
  珠子抽离手枪,然后厌恶般地龇牙,将枪口仔仔细细的在彭大鹏的衣服上擦了一番。
  彭大鹏的心脏都要停了,他看到手枪已经上了膛,只要对方手一抖……
  于是,彭大鹏终于老实了下来。
  其实林峰离开的时间并不长,在这样一点风吹草动就让人紧张的环境里,时间确实有意无意被拉得很长。
  或许是彭大鹏的言语终于起到了作用,珠子在将枪收好的瞬间,不动声色地看了眼时间,过去三分钟。
  三分钟的时间,在他们的破袭行动中确实有些慢,尤其是之前林峰拿出了手枪,并且按上了消音器……难道是真的出事了?
  珠子眉心微蹙,看向了距离自己不过30米远的建筑物,按住耳机想要询问情况,但是却又克制了下来。
  如果现在林峰那边正在进行什么事,他怕自己突然开口会让林峰分神。
  此时,林峰有些愉悦地离开了地下室,这个地下室虽然没有找到他们需要的人,但是却有大量纯度极高的大麻。
  在越南,大麻确实已经属于轻易能够购买的毒品,可是林峰本能对这类东西排斥,所以他花了点时间处理这些大麻。
  当然,或许就是这里有大量毒品的原因,屋里安置的人手甚至远超别的地方,所以林峰当机立断地使用了枪械破袭。
  上到地面,林峰看向罗绍,罗绍对他点了点头。
  之前就是为了预防自己猜测错误,林峰留了一个活口,在确认地下室没人后,林峰把审讯的任务交给了罗绍。
  很显然,罗绍已经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情报。
  离开小屋,房门被关上的瞬间,阻隔了浓郁而刺鼻的血腥气味,林峰带着一身硝烟的气息,却衣衫清爽干净地走到了珠子身边低声商议了起来。
  林峰在战场上很会保护自己,虽然不是刻意的,但是林峰很少会把自己搞得浑身是血,毕竟要杀死一个人有很多的方法,未必一定要用刀去捅。
  所以,与之对比鲜明的就是珠子的满身血液,那些褐色的液体几乎沾湿了他的下半身,举手投足间,在脸上狰狞油彩的映衬下,让人很容易联想到来自地狱的某些生物,残忍,嗜血,却又强大无匹。
  “所以你把人先带走,我们去B4,交给果子后回来接应我们。”林峰简单而快速地说明了一番早前的战斗,然后给珠子他们下达了新的命令。
  彭大鹏忙不迭地点头,快走吧,他现在怕得连呼吸都不会了,这见鬼的地方!
  珠子迟疑半秒:“老实人带人出去,我和你们走。”
  幸富点头,这里的位置距离围墙并不远,尤其狙击手和果果他们都在外面负责接应,他要离开很容易,就算带着一个人也是,反而是队长那边,三个人一起更加安全。
  林峰只花了三秒时间考虑,然后点头:“好。”
  彭大鹏瘪了瘪嘴,为自己失去一个保镖而失望。
  事不宜迟,四人分头行动,这次只有简亮移动了位置,而陆畅少和果果都留在原地等待幸富带人出来。
  林峰带着两个人再次往回绕到他们之前经过的区域,听罗绍说,那名谈判专家据说干得很不称职,因为过于信任自己的脑袋和嘴巴,却又不了解自己的胆量,所以比彭大鹏还惨,尤其是在这些天的审问下,赌场里的人甚至从他的嘴里套出了不少话。
  比如,他们是哪个国家的人,彭大鹏又是什么身份,尤其是两名特工营救失败后,这些佣兵甚至知道那些人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人。
  当然,谈判专家不知道的事,赌场里的人自然也不会知道,比如游隼特别行动部队出动了。
  在整个审讯过程中,这名谈判专家基本已经半死不活,如果不是怕最后在面对一个国家压力下无法交出人,召来灭顶之灾的话,这名人质几乎没有生存的可能性。
  赌场的老板,赌场的股东,赌场的佣兵们,他们都很害怕,他们只是求财,他们没有兴趣和国家斗,可是一错再错,到了现在这个地步只能硬挺,抱存着些许的侥幸,认为一切还有得商量。
  所以在得到所有有用的情报后,赌场的人再也不敢动彭大鹏,甚至找了附近最好的医生为那名谈判专家治疗伤势,至少送回去的时候不会引起新的怒火。
  可是他们这个决定晚了,游隼已经出动,而他们的人也在持续减员之中。
  不过两个小时,赌场的佣兵已经死了10人。
  B4是栋客房,占地颇广,两层楼高,里面一共有9间房,主要是给客人休息过夜,谈判专家就住在2楼的第三个房间。
  这栋类似于宾馆的建筑物延续了这家赌场的风格,外表看起来平平无奇,但是里面的装修却格外奢侈豪华,设施设备齐全,并且有大量漂亮、时尚,从中、越、泰以及缅甸慕名而来的女人出没。
  要知道,黄、赌、毒永远无法分开。
  清晨六点,已经临近赌场佣兵换班的时间,但无论是到这里一掷千金的赌客还是捞金的赌徒,他们也不过睡下不久。
  楼宇很安静。
  房间里,暧昧低沉的夜灯闪烁着微弱的光线,空调的风吹拂而过的时候,轻纱小频率地摇摆着,透露出一股宁静祥和的气息。
  一个黑影如鬼魅般顺着砖瓦墙壁攀爬而上,他没有使用任何道具,砖墙间的缝隙和窗外的窗台都是可以借力的点,所以只不过两三个动作,黑影就已经灵活地扣住了2楼的窗台,然后往上一窜,便已经翻进了阳台。
  吉珠嘎玛矮下身子,将自己的身影缩到最小,透过半开的窗帘打量起了屋里的情况,然后面色微僵,挑高眉梢,迟疑了一下,又看了一眼,这才翻身踩到了护栏上,一个轻盈地跳跃,在离地六米的高度,越到了目标所在的房间阳台。
  就在刚刚,吉珠嘎玛看到了一场活春宫,印象很深刻,女人的饱满的胸部,浑圆的臀部,纤细的腰肢,在暗沉的灯光下映照出一种朦胧的美,就是赤裸的男主角不怎么样,七老八十了,躺在下面那滛秽又痛苦的模样,也不怕马上风?
  吉珠嘎玛分神地想着,对房间里进行了一番仔细地观察。
  目标所在的房间没有开灯,所以他为了能够清楚地分辨里面的情况花了些许的时间,由而确认里面只有一个人。
  当然,脸无法看清,他不能够百分百地确认那就是他们要找的人,可是就算不确定,也必须要进去看一下。
  至于房间里是否有人看守?
  吉珠嘎玛的视线落在漆黑的房门上,确认就算有也不过是在客厅里,这很好解决。
  肩膀被拍了一下,吉珠嘎玛转头看去,林峰已经跟着他的脚步爬了上来,涂满油彩的脸只有那双眼眸格外清楚,狭长而黑白分明,带着询问。
  吉珠嘎玛有些分神,那一瞬间,脑袋里竟然想起了之前见到的画面,突然发现林峰似乎一直没在自己上面过,反而是自己已经不知道多少次了。
  林峰又推了他一下。
  吉珠嘎玛急忙收心,点了一下头。
  林峰从身上掏出工具,这是一个便携式切割玻璃的工具,他们很少会用上,大部分时候都是直接用脚踢破玻璃,更暴力而直接的方式。
  但是很明显,这个工具现在用上了,在他还迷迷糊糊地只知道带着枪和小刀的时候,林峰考虑周全地带上了所有可能用上的工具。吉珠嘎玛蹲在地上,负责警戒,视线偶尔会落在林峰的手上,不由有些气馁。
  果然这才是林峰的行事风格,令人发指的策无遗漏。
134、赌场营救行动(下) ...
  
  大幅的落地玻璃被悄无声息地切割出了一个半径20公分的圆,然后林峰手臂轻轻用力,吸附在上面的吸力装置挪动,一块完整的圆形玻璃被取了下来。
  林峰的手探入进去,抠开门锁,手臂在一用力,门被无声的打开,吉珠嘎玛一个闪身率先窜了进去。
  他们必须要加快了,距离他们进入这里已经两个小时,而动手袭击对方开始到现在已经过去20分钟,这已经是个很危险的数据,他们必须要尽快撤离这里,并且在天亮以前回到树林里。
  林峰紧随进去后闻到了消毒水的味道,很显然,他们找对了地方。于是,放缓脚步,走到床边。
  已经提前站到门背后的吉珠嘎玛看向林峰,点了下头。
  林峰出手,一把压住床上那人的口鼻。
  
  鲁意志接连两天都被赌场的佣兵关押在地下室里审讯,吃足了苦头,终于在他忍受不住交了底后,才被转移到了这里受到良好的治疗。
  虽然高床暖被,伤势也被很好地照顾,但是鲁意志知道自己完了,说了不该说的话,就算回国也会再无仕途。
  可是就算是这样,他也想活着,他还有妻子和三岁大的儿子在家里等着他,哪怕以后只是无关轻重的职务,甚至因为出卖情报而被定罪,他也必须回去。
  所以当他被人按住口鼻惊醒的时候,那一瞬间,他看着眼前模糊的身影,甚至下意识地想要尖叫出声,求他们别杀自己,只要他能活下来,他什么都可以说。
  “鲁意志?”低哑的声音传来,捂在嘴上的力气再次加大,但是那熟悉的语言却让他的心猛的一稳,忙不迭地点头。
  “听着,我们是来救你的,穿好衣服和我们走。”男人说着话,强调了一句,“安静,OK?”
  “呜呜!”鲁意志再次点头,嘴上的手才缓缓移开,但是距离他的嘴唇并不远,看起来已经随时做好了再次覆上的准备。
  
  鲁意志快速而悄无声息地穿好衣服,虽然这样的动作让他身上每一寸都疼痛无比,可是却紧紧地咬着嘴唇,不吭一声。
  屋里的两个男人沉默地站在不远处,黑暗里,他闻到了浓郁血腥的气息,所以在他穿衣服的时候,不动声色地打量了起来。
  这两个人穿着夜晚作战的作战服,外面套着的战术背心装满了战斗用器械,尤其是脸上的迷彩和淬利的眼神,那周身散发出的气势让鲁意志很安心。
  来营救的特工死了,他甚至看到了尸体,他的心理防线被破坏,以为再没有生还的可能,但是又有人来救自己了,是共和国的军人。
  鲁意志觉得自己的心慢慢敞宽,能够看到光明,有这些军人来救自己,自己一定会活着,活着回到家里。
  找到了自信,看到了活着的路,于是鲁意志的勇气又回到了他的身体里,那些一直学着却无奈抛弃的知识也回到了脑袋里。
  他是特工,一种身份比较特殊的特工,不用去出生入死,但是却必须学习并完全掌握特工能力的安全部一员。
  所以他知道这个时候该怎么做,作为一名被营救的人质,他知道自己只需要好好的听话,避免出现任何的噪音,安静的,被保护着,离开这里。
  
  穿好衣服,鲁意志被林峰扶着站了起来,这些日子的刑讯让这个男人的身体处于即将崩溃的边缘,仅仅是穿衣和站立就让他摇摇欲坠,所以林峰只能将人架到了肩膀上。
  鲁意志是内部人员,他很熟练地比了几个手势,告诉他们外面有一名看守,一般都坐在房间右边的沙发。
  于是,林峰对吉珠嘎玛点了一下头。
  吉珠嘎玛倒数了三个数,拧开门把手,快如闪电地冲了出去。
  
  客厅开了一盏小灯,布局很简单,就像大多数的宾馆套房一样,电视、沙发、茶几,还有一些简洁的家具。
  电视也还开着,只是声音调到了最小,里面竟然播放着国内的新闻频道,对面的沙发上歪靠着一个男人,正一脸睡意地抬头看过来,可是他却什么都没看清楚,只是觉得眼前一黑,脖子就被狠狠地揍了一拳,当他感受到剧痛的时候,那一瞬间便知道发生了什么事。
  他看守的房间进来的陌生人,他看守的人质被救了,希望自己能活着。
  可是这样一瞬间的思绪一闪而逝,他便进入了永恒的睡眠中。
  喉结被吉珠嘎玛用拳头打碎,然后又是一刀,尖锐的匕首从眼眶插入,彻底地阻断了他的生机。
  
  林峰扶着鲁意志出门的时候,正好看到珠子将匕首从男人的眼中拔出,然后在衣服上擦拭了一下,林峰的眉心微不可查地蹙了一下,只觉的心口霎时间像是被什么东西捂住,有些微微地窒息。
  珠子转过头,两开白牙笑了笑,然后两个跨步走到门口,按住耳机轻弹了两声,下一秒,耳机里出现了一声回应。
  于是,珠子安心地拉开了房门,门口正站着接应的罗绍。
  
  一行四人快速下楼,畅通无阻,一楼吧台的服务员被打晕在了地上,罗绍给那个漂亮又年轻的小女人留了一条命。
  在这一点上,无论是林峰还是珠子是都是非常赞同的,他们的敌人不是这些手无寸铁毫无攻击力的工作人员,而是那些荷枪实弹的佣兵。
  离开主楼,按照预先设定好的路线撤退,鲁意志的情况不是很好,所以他们慢了很多,眼见时间距离预定的超出了很多,珠子只能将人背在了身后。
  在他们撤离的同时,方便说话的简亮已经通过千倍的瞄准镜看到了他们的情况,于是让果果赶快转移地方,到围墙外接应他们。
  所以,当林峰到达围墙范围的时候,果果分秒不差地出现在了墙头。
  
  墙头上的碎玻璃并有造成阻碍,结实的作战靴和战术手套都很好地起到了阻隔作用,果果将林峰拉上去后,为了不让营救出来的人质再次受伤,只能很快地清理了一下墙上的玻璃,但毕竟是草草行事,所以鲁意志被拽上去的时候身上依旧不可避免的出现了一些伤口。
  可是鲁意志在笑,他的面色发青,嘴唇惨白,可是当他踩到围墙另一边的土地时,愉悦地笑了,他流着眼泪,接连地说了数声谢谢,甚至不知道自己对谁说的,只是哽咽地说着谢谢。
  林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,没有废话,只是将人背到背上,快跑了出去。
  鲁意志回头看了一眼身后,在林峰耳畔由衷地说:“谢谢你们。”
  林峰的眼弯了几分。
  
  赌场周边的小镇面积有些大,这个点已经有些窗户亮起了灯,早餐店大开着房门,鼻子里可以闻到淡淡的食物香气。
  林峰他们不可能惊动这些老百姓,所以一路躲避,又绕了不少路才离开小镇。
  进到丛林里的时候,天边已经浮现了微弱的光亮。
  
  游隼七人并没有第一时间会和,而是分成了两个小队向事先预定的集合点前进。
  虽然幸富带着彭大鹏这个贪生怕死的贪官第一个出来,可是因为要等狙击手的原因,反而落在了后面。
  彭大鹏体力不太好,走了一会就走不动了,于是幸富只能背着人走,毕竟简亮和陆畅少身上背负地狙击设备很重,又要负责警戒,所以幸富这个老实人背着人在密林里穿行,确实也累得够呛。
  陆畅少中途换了一次手,或许是不太待见彭大鹏的原因,也不好好背,一只手搂着腿就对付了,有时候还刻意去钻那些低矮的树枝,结果彭大鹏的脑袋被撞了好几下。
  从那开始,彭大鹏的嘴里就一直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,声音很模糊,只能隐约分辨是在咒骂。
  陆畅少这人可和幸富不一样,他要是不爽了肯定不会再伺候,干脆手上一松,将人掀到了灌木丛里,那些尖锐地刺扎得彭大鹏嗷嗷地叫了起来。
  幸富不好意思,还想去扶,结果被简亮一把抓住,摇头。
  就这样,三个男人凉凉地站在一边,看着彭大鹏龇牙咧嘴地起身,哭丧着脸拔掉扎到肉里的刺。
  
  “你们……”彭大鹏怒得眼睛通红,看了一圈,又说,“你们……你们……”但是到底“你们”什么,他却没说,面对三个全副武装的军人,他确实不敢嚣张。
  他也明白,再这么冲撞下去,就算自己能够平安回国,想必也不会好受。
  这群拿着武器的军人有很多办法折腾得他一点伤痕都查不出来,告都没法告。
  
  相比较彭大鹏的悲惨遭遇,鲁意志这边却好得不得了。
  人品这种东西真的决定一切。
  尊重自己,尊重别人,自然一定会受到别人的尊重,尤其鲁意志还有一颗感激悔悟的心。
  他很谦和而低调,他会感谢大家的救助,会对自己犯下的错误悔过,他说自己没有担当情报人员的能力,没有那么坚强的意志,却因为安全部丰厚的待遇而强迫自己,这次的任务是他争来的,可是却让他在死亡线上走了一遭,由而学习到量力而为四个字。
  林峰不太想去安慰他,无论是他争取谈判任务的出发点,还是他在面对生命威胁时的妥协,林峰都不想去评判,这是一个人的决定,在不同环境下,想要活下去或者活得更好的选择。
  人人都有走错路的时候,重点是能不能够醒悟,能不能够在汲取这次教训后真正清楚自己脚下的路通往哪里。
  就像自己,林峰承认自己一直都有负担,在心里最深的地方,一直有个角落装着那些重担,但是他绝大部分时候都是愉悦的,因为他走到了自己最想走的路,所以他活得坦荡而硬气,他活得满足。
  
  相比较林峰的淡漠,其余的人都对鲁意志的遭遇表示惋惜。
  想要活下去,这是人之常情,对于他们这些特种兵也是如此。
  毕竟活着才可以呼吸到新鲜的空气,品味更美好的事情,事业上的收获,家人的关怀,还有让人即便死都想要品尝一番的真挚爱情。
  只有活着,只能活着,才有。
  
  林峰他们在丛林里走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达集合地点,见另一组还没到,所以就两人警戒,两人休息地轮换了起来。
  果果很自觉,他说自己这次任务也没出什么力,所以他来负责警戒,让大家好好休息。
  林峰当然不同意,分工合作的事儿,在游隼里每个人都有存在的必要,所以起身和果果分开站着,环顾四周。
  树林里有些吵闹,虫鸣鸟叫,但是却很让人放心,鸟是比人类更加敏锐的生物,一旦有人靠近,肯定会提前发出警示。
  所以林峰并不是很担心,他只是懒洋洋地靠在树干上,漫不经心地注视着前方180°地视野范围。
  
  过了一会,林峰觉得有些累,所以转了转肩膀,扭头看了眼身后,只是视线一下就和珠子对上了。
  珠子背靠石头,双臂懒洋洋地搭在膝盖上,花猫般的脸看不清楚神色,但是那双眼却很亮,他的下巴点了下,无声询问林峰是不是有事。
  林峰摇了摇头,看到珠子向自己露出了一口白牙,林峰也抿嘴笑了笑,视线收了回来。
  只是脑海里有些画面已经无法消散,当他看到珠子腿上的血迹时,脑海里浮现的却是珠子将匕首从男人的眼眶里拔出的画面。
  胸口有些闷堵,林峰不悦地蹙紧了眉。
  他在给珠子找理由,他也认为这是应该的,为了彻底剿灭敌人的生机,补刀是必须的,因为那样才安全。
  可是不舒服,心里是真的不舒服。
  林峰可以毫不犹豫地割开敌人的脖子,可以果决的一枪命中敌人的眉心,这些行为他完全可以在没有行动能力的人身上施展开来,而且一点都没有心理负担。
  可是珠子做出来确让他心里添堵,有些焦虑,总觉得有些东西蒙尘了,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去擦。
  林峰摸着下巴想了想,脑袋里那段画面不断在重复播放,就在他突然抓到什么的时候,林子里的鸟突然喧闹着飞上了天空。
  于是,林峰猛的站直。
  
  在他身后,果果转移到了来人的方向,罗绍扶起鲁意志往相反的方向走了出去,而珠子已经不知去向,埋伏到了茂密的树林里。
  这个反应,林峰给打了100分,完美无缺,每个人都正确地做出了自己的工作。
  “是我们。”安静很久的通讯器再次发挥了作用,简亮又说出两个字的暗语,表示自己不是被胁迫下通讯。
  于是,罗绍扶着鲁意志坐下,珠子也从树上跳了下来。
  林峰对果果挥了挥手,迎了出去。
  
  和林峰这队不同,当风尘仆仆的男人们出现在眼前的时候,林峰第一眼看到就是被保护在队伍中间,累得大喘吁吁的彭大鹏。
  林峰翻腕看了眼时间,瞬间明白为什么简亮他们会这么慢。
  “联系那边了吗?”简亮走上来,率先询问。
  林峰点头:“按现在的脚程,再走四个小时会离开这片树林,那里有车接应我们,然后转直升机。”
  “还走?”彭大鹏怪叫了一声。
  “怎么没安排直升机直接过来?”简亮询问,然后眉心一紧,看了彭大鹏一眼,然后有些无奈地对林峰说,“有水吗?”
  林峰摇头。
  他们出这类快速行动的任务怎么可能带水,忍一忍不就过了。
  
  彭大鹏很失望,但是不敢在抱怨,只能一脸期盼地看着林峰说:“能不能帮我找些水?我昨天就喝了一杯,我真的不行了。”
  林峰回忆了一下脑袋里的地图,点头:“两个小时后我们会经过一处水源。”
  “啊……”彭大鹏哀嚎一声,声音撕裂劈叉,然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,脱力般地摆手,“让我休息一下。”
  林峰的视线落在彭大鹏的脚上,穿得是皮鞋,而且还是尖头的皮鞋,用这种鞋走山路确实很辛苦,所以他开口道:“可以。”
  彭大鹏不再说话,而是瘫软地靠着树干闭上了眼。
  
  简亮留下幸富和陆畅少,就把林峰拽到了一边,低声问道:“干吗管他?你不知道这家伙嘴有多臭。”
  林峰诧异:“他怎么了?”
  “一路絮絮叨叨的,要是磕着碰着,渴了累了都在叽歪,吃不完要不完的德行,好像老子们就是来为他服务的。”
  “……”林峰摸了摸下巴,笑了,“所以就累成这样了?”
  简亮翻了个白眼:“开头还背着他,结果这货还不领情,活该!”
  “哦~~”林峰了然点头,笑眯了眼,“那这地方肯定不适合休息了,毕竟没脱离危险区域嘛,咱们必须得马上赶路。”
  “嘿嘿。”简亮耸着肩膀笑,转身快步走了出去。
  
  鉴于自身生命安全的问题,再加上简亮不是商量而是宣布,所以彭大鹏不得不妥协,只是当他看见鲁意志是被人背着走的时候,就开始不爽了。
  初期,彭大鹏还能忍受,只是当脚上实在疼得受不了之后,就开始频繁地喊休息。
  一次两次还行,次数一多了,所有人脸上都染上了不耐,就连果果的嘴角都抿紧了,只有幸富依旧如故,脾气好得不得了。
  可问题,他们这是在逃命,不是在郊游,而且接应人员在那边等着也很危险。
  于是大家开始不顾他休息的要求,真要走不动就拽着走,但还真没一个人想要背着他。
  林峰也当看不见大家这么做,左顾右盼就是不看身后。
  
  彭大鹏人品是不怎么样,性格更是糟糕透顶,但是眼神不错,在观察了一段时间后,确认林峰是领头人,于是憋上一口气冲到了林峰身边,质问道:“你是他们的头儿吧?你知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变相虐待,你这种不闻不问就是默许,你们这种行为根本就不符合部队行动的人质安全守则,你必须想办法解决我的问题,否则回去后,就算我被关押,审讯的途中也会揭露你们的暴行!”
  林峰沉默地听他说完,眼浅眯了起来,淡淡开口:“彭先生,我不认为我的队员有任何错误,你四肢健全无病无痛,仅仅是有些疲惫而已就叫苦连天,但你可以看看,他们一夜奔袭,在这种复杂危险的地形走了数个小时,而且还进入到那样危险的环境里把你营救出来,和你走在同一条路上,你没水,他们也没水,你饿,他们也饿,你双手空空,他们却每人都携带了重量10公斤以上的装备,更重要的是,他们救了你的命,并且到现在依旧全神贯注地负责警戒,保证你的安全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所以,彭先生,为了我们尽早脱离这片危险区域,接下来应该会加速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“很抱歉,请您坚持。”
  “……”彭大鹏牙根紧咬,瞪圆了眼,然后视线一扫,落在了鲁意志的身影上,“你们可以像那样背着我。”
  林峰眨巴着眼,脸上的笑又浓了几分:“他受伤了,与其相比,您非常健康,当然了,如果您实在是动不了我们也可以背你,嗯……比如,腿断了。”
  “……”
  与此同时,珠子和陆畅少不约而同地看向了彭大鹏的脚,不怀好意地笑了起来。
  
  彭大鹏气息为之一窒,瞬间明白那个腿是怎么断的了。
  一群暴民,一群串通一气无视士兵守则的暴民!
  
  林峰看着彭大鹏再次开口,只是这次的语气认真了很多,他说:“你的鞋不适合山路,你现在脱下来,我们帮你处理一下,接下来应该会好很多。”
  彭大鹏不想脱,可是被林峰冷冷地看着,最终只能弯腰脱鞋。
  林峰拿过小刀,将鞋尖的部分与鞋底割开,然后又横着割了两刀,将一双漂亮而昂贵的皮鞋做成了一个不伦不类的凉鞋,这才丢了回去。
  束缚住脚趾的鞋尖消失后,彭大鹏确实感觉好了很多,于是安静了下来。
  作者有话要说: 重生职业军人篇:
  珠子贴上去

Readme:第二书包网www.shubao21.com)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,无需注册即可下载,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!
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,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,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。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,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,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。版权声明: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管理员E-mail:admin@shubao27.com




{elapsed_time}