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书包网 | 返回本书目录 | 加入书签 | 我的书架 | 我的书签 | TXT全本下载

管理学基础1-第68部分

“哦……无所谓,换个词也行,怎么找这么一蠢男人?”
  “……”吉珠嘎玛眨了眨眼,回头又看了一眼身后,笑道,“有个字多余了。”
  “哪个?男?嗯,蠢人也不错。”
  “……”吉珠嘎玛磨了磨牙,很久没这么和人打过嘴仗了,有点儿应对不上,干脆耍狠,“等你过来的,看我怎么收拾你!!”
  林峰抿嘴笑,转了转脖子,发出了咔咔的声响,“行啊,希望你这两年身手没有退化。”
  “可以试试,我倒是怕你六国归一。”
  “放心,天生自制力强,再加上环境不容懒,六国归一不在我的字典里,倒是你,当了领导牛气了,成天呆在办公室里,腰上指不定挂了游泳圈。”
  “你可以亲眼看看。”
  “很期待。”林峰笑开了牙,可以想象那边龇出小虎牙的小狗是什么样的表情,心里简直跟猫挠了一般的痒,这可是两年没见了啊。
  吉珠嘎玛边说着边偷偷的在腰上摸了一圈,确认依旧如故,这才有些得意的开了口,“你会满意的。”
  林峰传来轻轻的笑声,“初三吧,初三我过去找你,你看看能不能均到假。”
  “呆几天?”
  “怎么?要申请探亲房?”
  “有必要吗?”吉珠嘎玛得瑟的笑,“家属区有分住房,到时候住那里就可以。”
  “想我了?”林峰这话顿了半秒才说,声音压得有些低,透着点儿暧昧,“我想你了。”
  吉珠嘎玛被这句话激的脸上有些热,有点尴尬的开口,“国外没认识俩姑娘?”
  “我这不都有家属了吗?出轨这种东西实在挑战我的道德底线。”
  家属啊……吉珠嘎玛的嘴角甜蜜的勾了起来,玩笑的话语依旧让他心颤,终于还是喃哝喊了一声,“小峰……”
  “嗯。”林峰轻轻应着,心脏瞬间化成了春泥软了一片,很久没听到这个声音了,每当午夜梦回的时候,那个从军校认识的小子总会用亮晶晶的双眼看着自己,一遍又一遍的叫着,小峰,小峰,小峰……
  怀念的仿佛身体的每个细胞都颤抖着疼痛。
  没有和珠子当面说一声对不起,没有说一声再见,没有说一声等我,没有说一声我爱你。
  这些遗憾串在一起,沉重的挂在脖子上,压得他几乎无法承受。
  “小峰……我也想你,要不是你的那封信……我以为我们就这么完了。”吉珠嘎玛捂住了眼睛,声音染上了水汽,带着一丝感叹的满满的怨念,几乎是哭诉。
  “……”
  “我想见你。”吉珠嘎玛咬紧牙,几乎是从牙齿缝里挤出了声音,“现在就想!”
  “好啊。”平和的语调,带着浓浓的宠溺,一如记忆里的林峰,做事永远那么的冷静、理智,却独独对他有着一份不一样的退让,很淡,却在深处浓稠如蜜。
  吉珠嘎玛想要点头,却在下一秒开口道,“不了,按照计划吧,今天晚上我也出不去。”
  “好。”
  吉珠嘎玛在脸颊上蹭了蹭,拭了一手的水,笑了,“你也出不来吧?”
  “这个……咳……如果你要求的话,我一定骑着白马,披荆斩棘的冲过去,神佛通杀。”
  “……”吉珠嘎玛笑又浓了几分,“你那骑术还我教的呢,骑马?别颠晕了。”
  “没事,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。”
  “让我照顾你?”
  “不愿意?”
  “不,愿意。”
  林峰摇头笑,一支烟已经染到了一半,却只抽了一口,烟灰落到了地上,目光锁在了暮色四合的远处走过来的熟悉身影上,笑道,“三海过来了。”
  “要挂了?”小狗的语气有些失望。
  林峰有点儿无奈,安抚,“现在通讯自由,晚点给你打。”
  “几点?”
  “看你。”
  “我现在在带新兵……留守,可能很晚。”
  “没问题,24小时待命,全天无休候着,珠玛连长您老任意安排时间,随传随到。”说着,三海跟个熊一样的身影站定在了楼下,远远的都能看到笑开的白牙,林峰探身挥了挥手。
  “一点后有时间。”
  “没问题,正在倒时差,让我四点给你电话都可以。”
  “那行吧,晚点再说。”
  “好。”林峰歪头看着三海的身影消失,收敛了心思问道,“把话说完再挂。”
  “什么?”
  “你知道的,三个字。”
  “打电话。”
  “……不是。”
  “再联络。”
  “……你故意的?”林峰挑眉。
  “对。”吉珠嘎玛啪的挂了电话。
  林峰哑然失笑,乃至笑逐颜开,一声感叹油然而生,我林峰又回来了!!
  度日如年,或许真的可以这么形容,虽然林峰这两天有做不完的事情,走亲访友、请客吃饭,可是一旦闲暇下来,心里的思念就像草原上的野草般蔓延滋生。
  这里,是他的家,但是他真正的家却不在这里,在那个人的身上,随身携带着,只有见到了,才算是真正的回了家。
  小狗的怨气似乎一直没有消下去过,像是在刻意闹着别扭一样,如果他不打电话过去,那边一定不会找过来,于是每天入睡前的一个电话已经记录在了他的行程表上。
  初二的晚上,林峰从亲戚家回来,夜晚的成都灯火通明,霓虹闪烁,人行道上笑语嫣然的年轻男女挽手前行,年幼的孩子蹦跳着向大人求索喜欢的东西,浓重的年味不断的提醒他这是外面,与军营不同的外面。
  18岁开始……不,或许更早,早到上辈子,他就一直生活在一个特殊的群体之中,永远的纪律,无时无刻的规划,那些军绿色、那些承担着不同责任是他生活的主旋律。
  如今,无论多大,外面的世界对于他而言依旧有着难以言喻的陌生感。
  尤其是女人,遥远的像是异次元的生物。
  小侄女抱着他的大腿说,“舅舅,我要看灰太狼。”
  不太熟悉的舅妈会努力亲善的开口,“小峰,这都多少年没见了,看起来长大不少啊。”
  舅舅会顺着问道,“怎么样?什么时候把女朋友带回家看看?”
  外公会点头,“嗯,该结婚了。”
  好像人大了,这些事情就会被亲戚们摆在台面上反复的说,反复的问,说不上是淡定从容,也说不上是举足无措,林峰只能选择顺着他们的话题走……是的,还没有……女朋友都没有谈什么结婚?
  无奈,苦涩,是确确实实存在的,却并不是因为选择了珠子,而是因为自己所处的环境无法让他坦然。
  纠结的心绪如同乱麻般缠绕在一起,堵在心脏,没有血液供养的腑脏空荡荡,日趋萎靡,那些寂寞越累越高,几乎无法承受。
  人前装着,人后渴望,渴望一些宣泄,夹杂在那些思念里,排山倒海的只能在特定的一个人面前发泄出来。
  他想回家,属于自己的家,只有在那里才可以真正的安宁下来,空虚才会被彻底填满。
  林峰收回目光,扭头看了一眼后视镜,开口说道,“爸,晚上车给我用下。”
  “要出去?”林云海通过后视镜与他对视,旁边是母亲疑惑的目光。
  “嗯。”林峰点头,“晚上我不回来了。”
  林云海一如既往的淡定开口,“明天我要用车。”
  林峰微愣,然后点头,“那我把你们送回去,开妈的车吧,妈,你明天没事吧?”
  “没事。”郭湘云做了个随便用的手势,然后手微顿,问道,“不过要去哪儿?明天回不来?这大过年的……”
  “重庆,去看战友。”
  车内的气氛瞬间冷凝了下来,林云海深深看着林峰,“听说你找卞海帮忙从西藏调了个军官进来?”
  “嗯。”
  林云海蹙眉,把目光移到了车外不再说话。
  林峰想了想,解释道,“我怕你麻烦,所以没和你说,你知道的,我们那里的每个人都该有个更能够发展拳脚的平台,在西藏边防……有些可惜。”
  “嗯。”林云海的声音很沉,“我知道了。”
  林峰看了眼染上了几分愁绪的母亲,专注的开起了车,但是脑袋里的思路却瞬间散乱了起来。
  四年前埋下的种子如今发了芽,但是所有人都选择了无视,母亲没有对他循循善诱过,父亲也没有严厉叱喝过,仿佛期待着在时间的磨砺下这个脆弱的苗芽能够自动枯萎消失,可是,现在看来显然没有。那就是一根刺扎在自己和父母中间,却没人敢去拔,疼着,还能忍受,拔出来,见了血,或许这个家庭会瞬间崩溃。
  可能,父母都抱持着他能回头的期盼吧?
  林峰把父母送回家后,想了一下,上楼换了一套军装,看着镜子里迫不及待的自己,笑了起来。
  下楼的时候父亲不在,只有母亲坐在沙发上,看着他穿过客厅,欲言又止,林峰想了想,走到母亲身边弯腰在他头顶亲了一口,“妈,后天回来吃你烙的馅饼,韭菜馅的。”
  母亲拍了拍他的手臂,点头,“路上小心点儿。”
  “嗯。”林峰够过桌子上的车钥匙,起身走了出去,临到门口时又被母亲叫住。
  母亲坐在沙发上侧身看他,目光里带着深意,“小峰,等你回来了,我有事儿和你谈。”
  “好。”林峰抿嘴轻笑,打开了房门。
  从车库里将车倒出来,林峰把蓝牙耳机带在了耳朵上,拨出了一组熟悉的号码后,这才转动方向盘,开向大院的门口。
  “喂。”通话接通,珠子的声音从耳机里传了过来。
  林峰的嘴角不自觉的挂上了浅浅的笑,“我现在过去你那儿。”
  “嗯……诶!?什,什么!?”
  “不方便?”林峰挑眉,有点儿小心眼的仔细听了那边的背景声,有不少男人的声音,似乎是在打牌。
  “不,不是……你不是初三过来?”
  “嗯,初三,开到那边差不多了,你要真较真,我可以掐着午夜的点儿到那儿。”
  “连长?”一个陌生的声音插了进来。
  “你们先打,不,我不玩了!等下见到你们指导员和他说一声我先走了。”
  “哦,好。”
  林峰无声的笑,听着那边的男人急的语无伦次,心情顿时大好,单单是想着那边的情况就让他心里的愁绪消失无踪。
  林峰打出一个转向灯后无奈的想,这个世界,可以达到这个效果的,除了那个纠缠了两辈子,到了最后都成为了生命中最重要转折点的吉珠嘎玛,还能有谁?这是怎么一个孽缘?
  “喂?林峰?”珠子的声音传了过来,带着些微的喘息,几乎可以确认是在小跑。
  林峰失笑,“你是不是要回去收拾房间?”
  “……”
  “没事,我不计较,你慢慢走。”
  “没你想的那样,我那屋基本没怎么住过,一层灰,再说了,我回去还得一个来小时。”
  “行,不用解释,收拾干净。”林峰顿了一下,打趣道,“洗干净了等我。”
  “……”珠子沉默了两秒,莫名的开口,“要不我开个车去接你吧?”
  “……”林峰无语失笑,完全不怀疑对方话里的真实性,刚想说话逗人,目光突然定在了路边的一家超市,想了半秒,开口道,“行了,别折腾了,我现在有点儿事,到了给你打电话。”
  “什么事?”
  “到了你就知道了?”
  “……”
  林峰挑眉,把车停稳,无奈开口,“你那里什么东西都没有,我总得买是吧?”
  “我什么东西没……哦,那行,你买。”
  挂了电话后,林峰看着自己一身军装有些无奈,最后穿着秋衣进了超市,再出来的时候手上拎了一袋子的东西,这才继续往重庆开。
  11点半,林峰到了重庆江津,又给珠子打了个电话确认路线。
  13军的大院就在师部附近,规模也不小,毕竟也是个师级建制,连长级别以上都分的有房,只是因为驻地远的原因,大部分军官很少过来住,一般住在里面的军人家属比较多。
  这个点儿,大院门口已经有些冷清,只有一个穿着便服的男人带着两个小孩在路边放烟火,大院的门口有一个岗哨兵在站岗值勤,林峰的车灯晃过去的时候,那名持枪站立笔直的兵扭头看了过来。
  林峰的视线并没有定在那里,而是落在了大门边站着的男人身上,冷白的灯光下,俊朗的五官,笔挺的身形,神情意料内的激动,几乎是瞬间就站直了身体探头张望,林峰勾起嘴角,目光柔和的说,“我看见你了……”
  看着珠子快步迎过来,一双眼微微眯着,迎着灯光往里面看,仿佛想要凭着毅力破除迷障,穿越光芒,看到彼端的人。
  林峰有点手脚忙乱的解开安全带,打开了车门,在踩到地面的瞬间,整个人就怔住了。
  与透过车窗玻璃完全不同的感觉,真实存在的。林峰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,很紧张,像是在梦里一样,这个男人迎着自己走过来,那双眼牢牢的锁着自己,无法压抑的喜悦,期待着接下来的碰触,美好的都不敢呼吸,就怕一碰就碎了。
  恍惚,屏息,怔神,大脑一片空白,世间的万物在这一刻皆消失,只有对方鲜明的身影,那么的真实,那么的,真实。
  “爸爸爸爸……”稚嫩的童音打破了迷障,如快进的带子恢复了正常。
  林峰深深吸了一口气,笑开了牙齿,“我来了。”
  吉珠嘎玛蹙眉点头,大力的眨了一下眼,将遮挡视野的那些液体挤走,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,“我看见了。”看见你就在我眼前,在我毫无准备的情况突然从我的身边消失后再出现的身影,看见你站在这里,扶着车门,一如深深刻在脑海里的容颜,温柔的笑,笑的我要那么艰难才能控制住即将留下来的泪水。小峰,你终于回来了,直到这一刻我才相信,你真的回来了,回来我的身边。
  吉珠嘎玛放在身侧的手紧紧攥住,克制着自己扑上去拥抱的动作,努力的,甚至有些不知所措,直到对面的男人微微歪头,张开了手……
  几乎停顿下来的脚步终于无法克制,几个跨步冲上去,隔着车窗牢牢的抱住了这个男人。
  熟悉的,几乎快要被遗忘的体温和气息……属于林峰的,原来还是那么的清晰,瞬间就唤醒了在心底蛰伏的感情,牢牢的抱紧,绝不再松手!!
  眼眶再也无法束缚那些滚烫的液体,泪流满面。
  小峰……小峰……
  这辈子,唯一的,永远的爱人。
  林峰吸了吸鼻子,狼狈的擦了擦眼泪,喃哝喊着,“珠子,我很高兴,真的,别这样,我快忍不住了。”
  吉珠嘎玛无声的笑,在林峰的肩膀上狠狠擦了一下,这才抬起头,“走吧,进去。”
  “嗯。”林峰抿嘴笑,看着眼前成熟了一些的男人,点了一下头,珠子的眉宇五官几乎完全没有改变,就像记忆里一样依旧帅气乃至漂亮,就像是来自雪域高原的獒犬,目光淬利而专注,只是如今经过岁月的磨砺平添了几分沉稳内敛。
  吉珠嘎玛松开手,尤有几分不舍的拍了拍,这才绕到了另外一边的车门走了进去。
  车门“咔”的关上,两人相视一笑,林峰打燃了火,将车缓缓开了出去。
  站岗的哨兵迎过来要求林峰出示证件登记,林峰把军官证掏出来递了过去,对吉珠嘎玛笑道,“管的还很严嘛,你出来接都不行。”
  吉珠嘎玛抬起头看他,目光有些茫然的啊了一声,这才反应过来,“晚上嘛,你该习惯了吧?”
  林峰笑了笑,没说话,接过哨兵递回来的证件,默默等待大门的开启。
  军区大院的夜晚很安静,开着暖气的车完全阻隔了外面原本就不多的声音,车里静的似乎连呼吸声都能够听见,汽车平稳的前行,吉珠嘎玛指着回家的路,林峰扭头看了几眼,终于还是握住了吉珠嘎玛的手。
  下一秒,手就被反握,紧紧的抓牢。
  林峰嘴角的笑甜蜜浓郁。
  很安定,心跳的很平稳,一下,又一下,每一下都那么的重,实实在在。
  “还有多远?”林峰轻声问道。
  “拐个弯。”
  “几楼?”
  “二楼。”
  脚下用力,车速提高,一个转弯停在了楼下,在熄火的同时,林峰问了句,“我可以信赖这里的隔音吗?”
  吉珠嘎玛微怔,笑了起来,“我没试过。”
  林峰挑眉,不再说话,从车后拿过一袋东西丢给了吉珠嘎玛。
  停好车后,俩人一前一后,三梯并做一梯迫不及待的上了楼,吉珠嘎玛拿着钥匙开锁的时候,那双可以稳定举着手枪数个小时一动不动的手竟然颤抖了起来,数次才插进锁里。钥匙碰撞的声音在楼梯口刺耳零碎的响着,手腕扭动,门终于被打开,露出了灯火通明的小房间。
  进入的瞬间,林峰搜集了所有的情报,20来平的小屋,一眼看过去家具简单,一张咖啡色的单人沙发,电视柜和21寸的电视,电视应该是新买的,角落里还有纸壳子,一张饭桌,1.2米×2.0米的床,自带卫浴,窗户关的很严实,蓝色的窗帘拉好,完好的阻隔了外面的视线。
  身后传来关门的声音,林峰双眼浅眯,就要转身,却在下一秒,被一双手臂牢牢抱住。
  林峰放松身体,抿嘴笑了。
  这样的迫不及待,才是他的小狗,他的珠子。
  吉珠嘎玛就这么静静的抱着林峰,不想动,明明有着更迫切的冲动,但是这一刻,在独属于两个人的空间里,他突然觉得这样的感觉才是最想要的,很安稳,很甜蜜,很窝心,牢牢的抱住这个人,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,呼吸着肌肤上的气味,舒服的只想闭上眼睛,恒久留长。
  “让我抱抱你。”林峰轻柔的声音传来,吉珠嘎玛摇了摇头,不想打断这种感觉。
  林峰轻轻的挣扎,吉珠嘎玛用力,不悦的蹙紧了眉心,“我抱一会儿。”
  “……”林峰失笑,舔了下嘴唇,“只要抱着吗?”
  “不……”吉珠嘎玛张开眼注视着林峰的侧脸,虔诚而专注的吻轻轻的落在了林峰的耳后,然后一个又一个,细密的吻落在朝思暮想的肌肤上,移向嘴唇。
  林峰偏过头主动迎了过去,嘴唇碰触,烫热的一如记忆里的柔软,像是泛着甜味儿一样,林峰开启嘴唇吸吮了上去,品味着对方的味道。
  下一秒,珠子的唇瓣微张,结结实实的堵住了林峰的嘴唇,厚实有力的舌不容抵抗的伸了进来,林峰品尝到了清爽的牙膏气味,微微有些分神,干脆趁机挣开了珠子的手臂反身压了过去。
  交叠的身体碰撞到门上,发出轻微的声响,贴合的嘴唇紧密不可分,交缠的唇舌在彼此的口腔里探索辗转,情欲累积的又快又狠,几乎瞬间就抵达了顶点,两个人脑袋里变得空白,分不清东南西北,无论是身体还是心里都只剩下渴望和掠夺。
  粗哑的呼吸声在彼此耳畔回荡,就像是催|情剂一样,不断的试图将对方的情绪再推高一点,再一点,更多一点,哪怕是爆炸,都在所不惜。
  林峰牢牢压着吉珠嘎玛。
  吉珠嘎玛紧紧的抱着他的腰。
  贴合着,密不透风,挤压着,索求彼此,厮磨着,感受温度。
  身体被点燃,热度从脚根涌上,爬过脊髓,汇聚在大脑,吻到动情,两个人熟门熟路,做了无数次的习惯自然而然生出,身下紧紧贴靠在一起的部位抵靠在了一起,让对方感受着自己的硬度和热度,带着些微的疼痛,却更加的兴奋。
  整整两年的空窗期,与爱人的耳鬓厮磨,倾情激吻,激烈的像是撕咬,粗暴而直接,甚至仅仅是这样的拥抱亲吻,两个人都有些无法承受的像是快要射出来。
  吉珠嘎玛干脆用力抱紧林峰,把他往床边带,两个人一路踉跄着穿过客厅,跌倒在了床上,不太结实的小床发出了一声呻吟。
  林峰倒在床上,撞的后背疼痛,震荡的脑袋更加空白,尤其是下身肿胀疼痛的让他无暇他顾,只想和他的珠子狠狠的缠绵,把所有的爱,缺失了两年的份一起补回来。
  吉珠嘎玛跪在床上,拉开裤子的拉链,然后是林峰的,本来想抵靠在一起释放一次,怎么知道林峰却一把抓住了他烫热的部位,温热而有力的手,让吉珠嘎玛舒服的叹息了一声,干脆抓住林峰直立硬挺的部位撸动了起来。
  第一次不需要太费劲,情绪已经累积到最高,三两下就射了出来。
  高嘲之后,吉珠嘎玛叹息了一声,趴在了林峰的身上,亲吻着他的脸颊,细密浓稠的倾诉着自己的爱意。
  林峰舔了舔发麻的嘴唇,长出一口气,感慨万千的笑了起来,“果然是这样。”
  “什么?”吉珠嘎玛心不在焉的问,身体的渴求是暂时发泄了出来,但是心灵的枯竭却需要一点点的滋润,他不断亲吻着林峰的脸颊,脖子,一点点的填补那些缺失的亲密。没有想到,两年的时间并不是空白,而是酝酿沉淀,让他的感情更加的厚重。
  “原来我真的这么爱你。”林峰说。
  167、他们的爱情(上)
  其实游隼出来的人分的部门都很不错,谭指导员也算是尽心尽力的为他们安排了前程,虽然说连长在部队里不过是个最低的官衔,可是单单每个人背后设成A+保密的漂亮档案,就够他们一路顺遂的升到团级,就算转业回到地方,也都是事业单位的领导,也算是晚年无忧,部队是对他们出生入死算是做出了相应的补偿。
  再说了,就看雷刚下连两年就要升营就可以看的出部队对他们这些人的重视。
  当然,要说分的差强人意的也只有珠子,毕竟是政策问题,谭指导员还没那个能力处理驻藏部队的编制问题,所以说,林峰也知道自己欠了三海一个很大的人情,活动的那些关系应该没少折腾过,甚至三海他爸卞少将也出了面。
  所以……关于珠子的事会传到他爸耳朵里不奇怪。
  想到这里,林峰暗自叹了一口气,现在是开心,可是家里还有着一场硬仗要打啊。
  一顿午饭吃的宾主尽欢,杨翌的表现让林峰确认这小子绝对是个圆滑的人,说话张弛有度,虽然也略微感觉到自己身份的尴尬,但是却表现得非常大方,既不锋芒毕露,又不过度卑微自谦,调整得气氛一直都很愉快,绝对不是一个会让人讨厌的性格。
  林峰喜欢和圆滑的人打交道,这类人其实更好相处,绝不会去肆意试探别人的底线,就算有所求,也是深思过后的平等交易。
  而且,中国有句老话,酒后看人品,虽然说兄弟们喝酒不会真的把对方灌醉,但是也绝对会处于晕眩状态,到了这个程度,杨翌依旧如初,说话有度,表现有理。
  这样的人,是领导最喜欢带出去的人。
  结账的时候,杨翌先放了钱,但是珠子硬给退回去了,接着四个人又去茶楼坐了一下午。
  杨翌原本用着喝醉了为借口不打算去,结果珠子反而喝得开心,硬把人给拽了过去,到了地方,杨翌又以困为理由开了别的房间,把空间留给了他们三个人。
  三兄弟都明白杨翌的意思,慢悠悠地喝着茶,很快就回忆起了当年游隼时的趣事。
  林峰知道雷刚不愿提四少的事,也就没再说,实际上要按他的回忆,最有趣的还是四少的那封信,简直就是惊艳到惨绝人寰的地步,让他深感佩服。
  林峰不说四少的事,雷刚却多少会提到林峰和吉珠嘎玛之间的问题,对此双方有些无力,林峰也不知道自己的想法最终能不能成,只能说是先这样看看。
  其实有些话题一旦开说,气氛就得往下沉,怎么都漂不起来,一时间,都各自无言沉思。
  差不多下午四点过,杨翌过来敲门,问他们是不是在外面吃饭,他去定位子。
  人一走,林峰看向吉珠嘎玛趁机开口:“你这兄弟不错,难怪说很通人情世故,说句实话,别看你是连长,就真该学学他。”
  雷刚失笑摇头:“定性了,难。”
  吉珠嘎玛一脸无辜看人:“我也没差到什么地步,不信问刚哥,领导对我印象都挺好。”
  “别问我。”雷刚摆手,不予置评。
  林峰哼哼地笑:“无所谓了,三岁定终身,大家都习惯了。”
  吉珠嘎玛被埋汰了一番,当即就有些炸毛:“我怎么差了我?你这才回来就指这是那不是?”
  “……”林峰扫了眼雷刚,再说下去很明显的打情骂俏,还是得注意一点儿环境,雷刚再说知道,闹的狠了,肯定也不自在。
  也许是大家又熟稔了几分,晚上的酒喝得远比中午多,林峰酒量一直都不算好,醉得最快,散场的时候几乎是脚下不稳,最后是被珠子扶着坐着计程车回的大院。
  进了屋俩人直接就往床上倒,吉珠嘎玛趁着林峰喝得手脚发软,彻底饱餐了一顿,热情的差点让林峰晕过去。
  这一次,俩人直接在屋里荒滛无度窝了一天,饿了就吃点饼干,醒着就看看电视,心动了就直接开摸上压,屋里的艳阳春风就没消散过。
  乃至初五吉珠嘎玛回去工作的时候,两个人都是手脚发软的使不上力。
  林峰也要回成都,就跟着吉珠嘎玛去部队取了车,顺便看他带了一回兵。
  那种感觉怎么说呢?
  林峰看的心软如棉,浓稠的甜中还带着几分酸楚,一边欣慰着当年那个愣头小子现在终于长大了,一边缅怀着逝去的那些青春时光。
  他爱当初那个热情如火,肆意张扬的珠子,就像一曲青春的歌谣般让人清新鲜活,也爱如今这个凌厉干练,成熟厚重的珠子,让他想起了被打磨抛光后的美玉般光滑润泽。
  其实这就是爱情,动了心,扎了根,就像荒原的野草一样,在风雨之后总会蔓延乃至无边无际。
  林峰想,其实只要是这个人就够了,哪怕让现在的他回去,回到上辈子,或许当他再见到一个退伍后过着普通老百姓生活的珠子,依旧难以自控心里的爱慕。
  远远看着在士兵面前讲话的男人,林峰勾起了嘴角,当然,他不想回去,只有这个时空的珠子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,永远。
  和吉珠嘎玛告别,约好电话联系,林峰就开车回到了成都,这一路上都有些不太专心,他大概能明白他母亲要和他谈什么,各种应对的手段和之后可能造成的后果都在脑袋里过了一遍,谋而后动,但是真要简单来说,就是坦诚和隐瞒。
  从情感上来考虑,林峰觉得自己应该坦诚出来,至少先争取到母亲的支持,父亲那边再慢慢的解决,这样也算是给他和珠子两个人的感情上上一道保险,不是他过于敏感,虽然这次的见面让他们的爱情稍稍稳固了下来,但是依旧很危险,珠子的情绪波动一直都很大,在他离开的时候清楚的看到珠子眼底的不舍和几分慌乱,欲言又止的让他觉得自己好像在做出某种类似抛弃一样的行为。
  也是,这么多年过去,珠子也都长大了,接触到的事情多了,人也就少了年少的时的那份奋不顾身的拼劲,总以为虽死无大事,敢于天比高。
  可是理智上却明白,这是最鲁莽的行为,他们从游隼出来,从地狱回到人间,七情六欲,人情世故蜂拥而来,不再纯粹,更重要的是他无法预计到家里会采取什么样的行动。那些与生俱来的光环如今成了他和珠子之间最大的阻力,正是他极力挣脱的部分。
  家里是最难过的一个坎,可如今的林峰早就已经选好了路,从那处地狱里爬过的时候,林峰就已经没了退路,他只能咬紧牙走下去。
  说实在的,如今的自己已经做到了这个地步,如果珠子不和他好了,他说不定真会选择把人给杀了才解恨。
  林峰回到家已经错过了晚饭,林云海身边的警卫兵这些年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个,林峰也不好寒暄,点了头就进了屋。
  客厅里没人,上楼去父亲书房看了一眼,问了一下情况,知道母亲今天晚上有手术,林峰暗自松了一口气,下楼热了些饭菜吃。
  才吃到一半,郭湘云就开门进来,见到儿子回来,自然笑着问了几句话,林峰心虚,乖巧的拍马溜须,问母亲吃过晚饭没?他去热。
  这话简直就是废话,医院肯定有工作餐提供,郭湘云知子莫若母,去厨房里拿了筷子就坐在了林峰身边,开口:“有事和我说?”
  “嗯。”林峰不是很喜欢主动出击,但是现在的情况等不了,分析下来,一旦母亲先开了口,那么他只有被动挨打的份儿,所以故作轻松的抢先说道:“妈,我记得这次去爷爷家谈到对象的事,我就想着岁数也不小了,但是你也知道军人的情况,您肯定也急着呢吧?留心没?”
  郭湘云话都没听完,脸色就沉了下来,直接就把筷子丢到了桌子上,冷冷地看着林峰:“我能介绍谁?介绍谁都不管用,你要是真有心了,就不会跟我说这事。”
  林峰也只能收了脸上的笑,没想到母亲比他还狠,一开口窗户纸就基本捅破了,根本就没盘旋的余地。
  郭湘云看了眼楼梯口,站起了身:“去你屋说吧。”
  林峰跟在身后,一路心思如电,最终确认,也只能见招拆招。
  进了房间,郭湘云等着林峰一把门关上,就开口说道:“有些事,你要是不提,我琢磨着也就暂时压下去,但是看起来你去重庆之后也算是打定主意了,我就跟你明说吧,这事我不会同意,我也不会拿相亲那些事逼你,不过我相信你早晚会明白什么才是正确的决定。”
  “妈……”林峰坐在母亲对面,蹙眉喊了一声,却又不知道说什么,他最怕的就是这种处理方式,不逼,实际却是狠逼,把所有的责任都压在他肩上,让他自己来做取舍,比用强硬的态度更让人难受。
  郭湘云叹了一口气,与儿子对视:“你今年也才28岁,如果真的那么早定下后半辈子的路,你早晚会后悔,但是我不会硬逼着你现在做决定,也知道那不可能,暂时我们就不谈了吧。”
  “妈,我们在一起六年了,你觉得还有别的路走吗?如果不是真的分不开,我今天就不会坐在这里和你谈这件事。”
  郭湘云闭上眼,捏着鼻梁不再说话。
  168、他们的爱情(下)
  林峰进教导大队当教官不难,就算林云海不吱声,林峰的后台摆在那里,找到关键人物吃上一顿饭,事情也就解决了,简直有种军队就是他家开的感觉。
  当然了,在西南军区随意走动,对于林峰而言似乎也觉得理所当然,可那唯一想去的地方却一直没信。
  林峰回国后半年多,和谭国华见了不下五次面。最初谭国华很惊讶,真心没想到林峰出国溜达了一圈,还想回这里,毕竟就算大家都说特种部队升衔快,可那是对于普通人,就林峰家里这情况,到哪儿升级不快?就算将级不好升,可是升到大校级别,也不过就是十来年的时间,何苦来的还要往这山沟里面蹦?
  林峰没法和谭头儿解释,只能说想靠着自己的本事找工作,而他就喜欢游隼这地方了,能有什么办法?
  谭头儿不再劝说,也就持续地和林峰保持联络,珠子他们之后的那些游隼临近退役,还有好几个是林峰找的单位。在林峰这尊小佛面前,谭头儿是一点不客气地利用,双方合作得很愉快。
  谭头儿今年四十有八,也差不多到了想要退下找份清闲工作,陪陪家人的时候,所以也考虑过能不能让林峰来接了游隼。可左想右想都觉得不合适,林峰虽然有那个资历,可是还是差了一点,年纪又轻,到这么重要的部门来不合适。不过不管怎么说,谭头儿对自己如今位置的后继人选基本已经有了着落,就等着林峰再努力上几年,到时自己要退前推上一把,接替位置也就顺理成章。
  不过在那之前,谭头儿觉得林峰必须在“鹰隼”练练。
  林峰也是这个想法,“游隼”的情况他清楚,要进去真不容易,而“鹰隼”的空间就明显大了不少,硬挤应该可以挤进去。
  所以,回国后的后半年,林峰一边和珠子过日子,一边忙碌着手上的事,有时候和“西南猎鹰”大队的大队长叶振国那一圈子的人喝喝茶,吃吃饭。
  不得不说,在这个过程里,杨翌出了不大不小的力,但逢有酒局,林峰就把杨翌叫上,酒桌上的气氛就没一次不满意的,而且林峰真要忙自己事的话,杨翌也会暂代他的工作,给了他更大的活动空间。
  这段时间,在所有人眼里,林峰真正扮演了一次反面教材,岗位上经常看不到人不说,有时候就算来上班,也是酒气熏天。可问题,还真没人敢说他。
  哎~这就是现实。
  现实得苦哈哈守着连队的吉珠嘎玛各种羡慕嫉妒恨,有时候抓到醉醺醺的林峰,就是各种折腾,非得把人整得连连说:不要了,不要了,你小子想死啊……这才满意。
  当然,要按吉珠嘎玛的话说:啧,喝醉的林峰真是可爱得要死,漂亮得要命,动不了几下,眼里就能涌出泪珠,包着那黑白分明的眼,朦胧得几乎能把他给熏得醉过去。
  到了2012年年底,大军区开始演习,林峰被林云海给召了回去。这个时候林峰和他父亲的关系还是不太好,老人家心里明白林峰在重庆那里干了什么勾当,又不好坦言了说,见面格外尴尬,所以干脆眼不见心不烦,这之前是一次没有宣过人。
  林峰倒是还算孝顺,或许是因为回家看父母和他的人生路不冲突,所以有空都会回去走走,可是父亲不搭理他,母亲看他就用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目光来回扫,一次又一次,林峰虽然经常回去,可是在家里待得时间是越来越少。
  这次突然接到自家领导的召唤,问都没问一下,就屁颠屁颠地回去了,而且直接去的林云海的办公室。
  林云海作为大军区的司令员,那办公室绝对是相当的气派,设计合理,林大将军往那张大椅子上一坐,有如坐山猛虎般的气势,没一个敢在他办公室做一个多余动作。
  就连林峰也一样。
  林峰从小就怕他爸,父亲露个笑,递个赞许的目光就能让他高兴半天,但是那张脸一沉,眼一瞪,林峰就得低头,如今虽然他的翅膀略硬,但是父亲在办公室召见自己,被这种刻意制造出的气势一压,连杀人都不眨下眼的林峰当即就低眉顺目地坐在了一边的沙发上。
  林云海靠坐在沙发上,目光灼灼地看着林峰,俯视般地问:“听老叶说,你最近老找他喝茶是吧?”
  林峰笑了下,点头。自己那些小动作肯定是瞒不住父亲,今天父亲提起这事,很明显是在警告了。
  林云海又说:“既然闲着无聊,和我走一圈吧。”
  “哪儿?”
  “军区搞演习,在西藏。”
  “好。”林峰敢说不好吗?见不到人,在电话里自己还敢硬气一点,见到人了,他也只能乖乖听话,而且这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  林云海像是宣布了一项工作一样,说完低头又开始忙自己的,直接无视了自家儿子的身影。
  林峰干坐在那里等着,心里琢磨着,这是打算把自己带进西藏,带在身边,让自己消停些日子吗?那么接下来呢?父亲打算怎么做?
  过了一会,林云海像是突然想起还有这么一个儿子在,抬起了头,眉心微蹙:“

Readme:第二书包网www.shubao21.com)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,无需注册即可下载,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!
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,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,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。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,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,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。版权声明: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管理员E-mail:admin@shubao27.com




0.0606